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工作调研 > 典型案例

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2018年度十大典型案例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03-05 10:28:52

一、车主不及时止损保险公司拒绝赔偿案

案情简介

2016年10月,王某在驾驶车辆途中听到异响,下车查看未觉异常继续行驶,后发现故障灯出现报警信号,继续行驶至最近路口下车并呼叫救援将车拖至4S店进行维修。4S店经检测认定,发动机油底壳发生碰撞损坏,同时发动机受损。王某的车辆已向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天府新区支公司投保,在申请理赔过程中,平安保险公司认为“标的行驶挂到底盘,发动机内部损失不属于碰撞造成,不属于保险责任,对车辆其他损失定损金额为7620元”。后平安保险公司委托了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对案涉车辆发动机部件损坏原因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该轿车发动机内部构件的损坏是因为发动机内部构件在较长时间缺乏机油润滑的状态下连续运转所致”。2017年1月,平安保险公司向王某明确表示事故发动机内部损失不属于碰撞造成,商业险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不能予以赔付。故王某诉至法院,请求赔偿。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与平安保险公司之间具有合法有效的保险合同关系,案涉被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间发生了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事故,故对平安保险公司认可赔付的车辆修理费7620元予以确认。此外,王某在知晓碰撞发生、故障指示灯持续报警的情况下,应采取即刻就近停车检查等减损措施,防止保险标的产生扩大损失。但根据鉴定报告显示,案涉车辆在故障灯报警后连续行驶时间约14分钟,连续行驶路程约6km,该路程显然超出了合理的应急处置停车时间。王某并未采取正常做法,致使车辆发动机长时间在缺乏机油润滑的状态下连续运转导致发动机损坏,导致保险事故损失扩大化,王某的行为并不是保险合同约定的“合理、必要的施救措施”。故王某应对扩大部分自行承担责任

典型意义

《保险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保险事故发生时,被保险人应当尽力采取必要的措施,防止或者减少损失。”该条款表明被保险人在遇到保险事故时,有防止损失继续扩大的法定义务,要及时采取合理、必要的施救措施减少损失发生。

该案的依法裁判有利于积极引导被保险人正确履行法定施救义务,更有效地保护保险人和被保险人的合法权益,还能尽量减少社会财富的损失,进一步保护社会公共利益。

 

二、汽车维修公司以修复代更换被判3倍赔偿案

案情简介  

2016年7月,张某所有的车辆因发生交通事故受损送到保险公司特约修理厂成都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进行修理。该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与保险公司经过张某同意后对事故车辆进行拆检确定了修理项目和价格,随后进行了维修。后张某将车送至4S店保养时得知该车应更换部件并未更换,而是原件打磨喷漆修复。经对成都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为案涉车辆定损更换77个项目进行鉴定,有6个项目未进行更换。故张某诉至法院,要求成都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退还部分更换费用,并按照部分更换费用的三倍进行赔偿。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案涉车辆维修前,保险公司与成都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进行了定损,确认了需更换、维修的项目和价格,故该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应按双方确认的更换、维修项目对案涉车辆进行修理。而成都某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对确定的77个更换项目中的6个项目以修复代替更换,此行为已构成欺诈,故张某主张退还已支付的案涉6项未更换汽车零部件费及已支付的该6项未更换汽车零部件费的三倍赔偿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汽车维修公司以修复代替更换导致消费者利益受损的典型案件。汽车维修公司未按照维修前确认的更换项目对事故车辆进行维修,而擅自对其中的部分项目进行原件修复,且未告知消费者。该行为严重违反了自愿、诚实信用的基本原则,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已对消费者构成欺诈。该案判决践行了诚信原则,树立了裁判导向,对汽车维修行业诚信经营行为起到了教育引导作用。

 

三、以房屋限购政策出台为由恶意不履行合同被判赔偿案

案情简介

2016年8月21日,张某夫妇与李某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张某夫妇购买李某所有的房屋,房屋价款902000元。合同签订后,张某夫妇向李某支付50000元定金,同时向银行支付212000元帮助李某结清该房屋按揭,并约定到房管部门办理过户手续。2016年10月1日,房屋限购政策实施。2016年10月8日,张某夫妇和李某如约到房管局,但李某得知房价上涨后当即拒绝办理过户手续,并向张某夫妇邮寄解除合同通知书。同时李某到银行以张某夫妇高评高贷、违规虚假操作为由阻止放贷。故张某夫妇诉至法院要求李某协助办理过户并支付违约金。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李某在没有解除权的情形下向张某夫妇邮寄解除合同通知书不产生合同解除的效力。张某夫妇按照约定支付了房屋定金并帮助李某结清房屋按揭,涉案房屋不存在权利瑕疵。同时限购措施是2016年10月1日实施且限购的为商品房,故对张某夫妇要求李某继续履行房屋买卖合同、办理房屋过户手续的请求予以支持。此外,张某违反诚信原则,法院酌情判决其支付张某夫妇违约金50000元。

典型意义

房屋价格上涨后,二手房买卖纠纷数量急剧上升,诚信问题、契约精神受到重大考验。实践中,出卖人往往以买受人不符合购房资格、涉案房屋未取得权属证书、房屋尚有银行抵押等多种借口违约。为维护交易稳定、惩戒违约行为,能够证明买卖事实发生在限购政策出台前且具备履行条件的,依法相关法律规定,出卖人仍应继续履行协助过户义务。同时,法院对违反诚信原则擅自违约的行为予以必要的惩戒。该案判决践行了诚信原则,引导了当事人诚信守约,维护了正常交易秩序,对诚信社会的构建起到了引导作用。

 

四、失信被执行人利用弟弟账户转移资金被判拒执罪案

案情简介

在一起民间借贷纠纷判决生效后,被告人黄某拒不履行生效判决,原告吴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7年12月11日,黄某利用其弟弟的账户收取了温江区法院判决执行获得的工程款及保证金共计人民币25万元,领款之后,黄某仍未履行生效判决,2017年11月27日,黄某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庭审时,黄某辩护人称其有精神病,且领取的款项已用于支付民工工资,但未提交相关证据。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黄某对人民法院的判决有执行能力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对被告人黄某提出其已将温江法院判付的工程款25万元用于发放工人工资的意见,由于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法院不予采纳。经鉴定,黄某作案时无精神病。最终,双流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被告人黄某有期徒刑十一个月。

典型意义

2018年是决战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收官之年,双流法院加大执行工作力度,不断提升执行工作质效,最大限度保障当事人的胜诉权益。本案被告人黄某具备偿还能力,但是想方设法逃避执行,给申请执行人的权益造成了损害,同时也严重损害法律权威,产生恶劣社会影响。本案审理有力打击了逃避执行的不诚信行为,给失信被执行人敲响了警钟,有力维护了司法权威和法律尊严,为破解“基本解决执行难”营造了良好效果。

 

五、网约车司机侵害未成年乘客被从重处罚案

案情简介

被告人赵某为“滴滴快车”驾驶员,2017年7月接到订单后在成都市天府新区某小区附近将被害人张某接上车,在明知张某未满十四周岁的情况下,采用欺骗的方式抚摸被害人张某,并用言语和给予金钱的方式引诱被害人张某与其发生性关系,后因张某反抗未得逞。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赵某明知被害人张某系幼女,采用欺骗的方式抚摸被害人,并以言语和给予金钱的方式引诱幼女与其发生性关系,其行为已构成强奸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并按照法律规定从重处罚。被告人赵某着手实行犯罪后,由于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系犯罪未遂,最终双流法院以强奸罪判处赵某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典型意义

近年来,网约车因快速、便捷、实用等特点,受到广大消费者的青睐,发展势头迅猛,但同时监管漏洞引发的社会问题也逐渐暴露,一些网约车司机侵害乘客的新闻时而见诸报端。该案的发生再一次警示广大群众,在乘坐网约车时要注意保护自身安全,尤其是未成年人在无家人陪伴下出行时,应着力培养其防范意识,尽量选择更规范更安全的出行方式。

 

六、以体内藏毒方式帮助他人运输海洛因案

案情简介

2017年8月,被告人孙某为获取高额报酬,以吞服方式体内藏毒,并乘坐飞机从云南西双版纳国际机场前往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当其抵达双流国际机场时被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区分局的民警挡获。随后,被告人孙某被送至双流区中医医院,从其体内排出63颗疑似毒品,共计净重372.29克。经鉴定,现场查获的疑似毒品中均检出海洛因成分。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孙某采用体内藏毒的方式,帮助他人运输海洛因372.29克,其行为已构成运输毒品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同时,被告人孙某为获取报酬而帮助他人运输毒品,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最终,双流法院以运输毒品罪判处被告人孙某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典型意义

近年来,全国各地深入开展禁毒斗争,严厉打击毒品犯罪,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我国面临的禁毒形势依然严峻,禁毒工作任重道远。打击毒品犯罪是事关人民幸福安康、社会和谐稳定的一项重要工作。人民法院依法审判运输毒品罪犯有利于加强禁毒工作宣传力度,提升毒品领域犯罪的治理能力,有效遏制毒品犯罪高发势头,保障人民群众身心健康。

 

七、刘某等四人诉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行政给付胜诉案

案情简介

刘某系成都某商贸有限公司职工,在完成工作任务时因交通事故死亡。2018年3月,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认定刘某所受事故伤害为工伤。刘某直系亲属四人配合死者单位向被告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申请全额支付刘某的工亡待遇,但被告拒不支付。刘某直系亲属遂起诉,要求被告全额支付刘某工亡应获得的工伤保险待遇。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的规定,死者直系亲属从侵权人处获得民事赔偿,不阻碍其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在核定刘某工伤待遇时,将民事赔偿金额予以扣减不符合规定。此外,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工亡职工刘某近亲属有权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故责令成都市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对刘某工亡待遇重新进行审批。

典型意义

人民法院受理本案后,对涉诉行政行为进行依法审查,在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前提下,支持了原告提出的诉讼请求,并要求行政机关重新审批工亡待遇。本案判决充分保障了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同时也促使行政主体纠正违法行政行为。在行政给付案件中,人民法院严格依法审查涉诉行政行为有利于促使行政职能由管理型向服务型的转变,有利于提升政府职能部门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八、“老赖”之子限读高收费私立学校案

案情简介  

黄某与曾某、邓某夫妇原是朋友,黄某借款给曾某、邓某,后二人未将该借款归还于黄某,故黄某以民间借贷纠纷诉至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曾某与邓某未出庭参与庭审,也拒绝接听办案人员的电话。双流法院于2017年10月25日作出民事判决书,于2018年2月8日下达执行通知书,责令被执行人曾某、邓某立即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但被执行人曾某、邓某一直不予履行。

法院裁判

在执行过程中,执行人员了解到被执行人曾某、邓某夫妇未居住在双流,但其子曾某某就读于双流境内的高收费私立外国语学校。双流法院认为,被执行人曾某、邓某让其子曾某某就读于高收费的私立外国语学校的行为属高消费行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应对其消费行为进行限制。为尽可能减少对孩子学习的负面影响,双流法院在其子曾某某完成2018年上半学期的学习后,于暑假期间作出限制曾某、邓某之子就读于高收费的私立外国语学校的决定。

典型意义

本案是限制失信被执行人高消费典型案例。失信被执行人拒绝履行对申请执行人的义务,在生活中还进行高消费,其行为不仅损害了申请执行人的利益,更是一种极其不诚信的体现。“父母失信,子女受限”这一规定是积极构建社会惩戒体系中的一项措施,其初衷是最大限度给予失信被执行人以警示,倒逼其尽快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使社会公平正义得以维护,不让失信被执行人从失信中获取利益。同时,对失信被执行人子女就读高收费学校进行限制,绝非是限制其接受教育的正当权利,其仍可以在公立学校就读,充分保障其受教育权。

 

 九、民事诉讼当事人伪造证据被处罚案

案情简介

2017年1月13日,刘某因资金周转困难向乔某借款100000元,并签订《个人借款担保合同》,后刘某未归还借款,乔某诉至法院要求刘某归还本金并支付利息。庭审中法院查明《个人借款担保合同》未书面约定利息,乔某立案时擅自在合同中添注每月支付5000元利息的内容。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若双方当事人签订的合同无利息记载,则合同相对人无需支付利息。本案中,乔某为达到其利息主张得到法院支持的目的,擅自在主要证据《个人借款担保合同》中添注利息内容,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某某明知证据存在添改,在庭审中未主动说明,并将其作为主要证据向法庭提交,严重妨碍人民法院对案件的审理。故对乔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某某伪造证据、妨碍审理的行为分别处以罚款一万元和两万元的处罚。

典型意义

近年来,民间融资热度日益升温,大量民间借贷案件进入法院。鉴于民间借贷随意性大,证据留存差等特点,借款实际金额、期限、利率等案件事实的查明难度不断加大,诉讼过程中伪造证据、虚构债务等妨碍法院审理的行为亦时有发生。加强对罚款、拘留等妨碍民事诉讼强制措施的运用,有利于提高诉讼参与人依法诉讼的意识,维护司法权威,对规范诉讼行为具有重要的警示意义。

 

十、以保全促调解保障民营企业合法权益案

案情简介

2017年8月16日,四川新希望集团下属的四川特驱农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特驱公司”)与章某、黄某签订《借款合同》,约定章某、黄某向特驱公司借款500万元,陈某与特驱公司签订《保证合同》,提供担保。合同签订后,特驱公司履行了放款义务,章某、黄某先后向特驱公司支付53562元、107123.29元利息后,在合同约定的借款期限届满后未按期归还借款本金,担保人也未履行担保义务。

法院裁判

在审理过程中,特驱公司向法院提出了诉讼财产保全申请。双流法院审查后向被申请人章某送达了民事裁定书及协助执行通知书,对其承包的四个鱼塘水产品采取了保全措施。但保全期间,章某多次擅自捕捞、变卖保全水产品且未将价款存入指定账户,还与前去阻止的特驱公司工作人员发生激烈肢体冲突。为最大限度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双流法院成立工作专班前往鱼塘所在地广东省台山市海宴镇,组织人员对鱼塘内水产品进行打捞,就地变卖,对其中700余万元全部予以保全。后被告主动与特驱公司联系要求调解,双流法院适时组织双方协商,最终促成涉及两省三地法院三个案件的调解协议。

典型意义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我院以财产保全作为切入口,以保促审、以保促执,是严格落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立案、审判与执行工作协调运行的意见》的具体体现,极大的发挥了财产保全在保障执行方面的巨大作用,打赢一场漂亮的“以保全促调解完执行”的攻坚战。同时我院在该案中积极回应民营企业的司法关切和需求,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及民营企业家的合法权益,维护安全稳定市场经济秩序,助力我区民营经济繁荣发展。